业界动态
我的投资人朋友,都在清仓英伟达,股票,市场,资本
2024-07-23 07:10:32
我的投资人朋友,都在清仓英伟达,股票,市场,资本

前几(ji)天,一位投(tou)资人朋友晒出了他(ta)在WAIC期(qi)间组织(zhi)的饭局,借此(ci)感叹了三件事:这届WAIC到场率真高、上海真热、饭桌上的同行们,基本都把英伟达的股(gu)票清仓了。

WAIC和上海确(que)实都很热,这就不(bu)说了。第三点,结结实实地戳中了我的好奇心。毕竟这才创了140美元/股(gu)新(xin)高没几(ji)天,纳斯达克、标普500刚刚又创了新(xin)高,难道投(tou)资人眼里众星捧月的英伟达,配不(bu)上3万亿美元市值(zhi)吗?

不(bu)过严格来说,投(tou)资人准备出掉英伟达股(gu)票算不(bu)上什么新(xin)闻,有买就有卖(mai)。今年3月OpenAI推出Sora,再次掀起资本市场人工智能热的时候(hou),我就曾经和几(ji)位朋友聊起过“如今英伟达,很容易让人想起当初的思科”。两者都被市场看做下(xia)一个(ge)科技时代的基建(jian),两者都出现了幅度堪称(cheng)疯狂(kuang)的股(gu)价暴涨。

思科带给我们的启示是资本市场与产业成熟的周期(qi)并不(bu)一致,资本市场的走热往(wang)往(wang)会比(bi)产业成熟提前很多年。一个(ge)重要的例证是思科虽然作为互联网泡沫(mo)时代的著名(ming)案例,估值(zhi)从巅峰时期(qi)的200倍PE跌(die)到了目前的10倍PE,但实际上思科的营收(shou)和利润每年都在保持增长——也就是产业成熟之(zhi)后,资本市场给予一家能够(gou)持续(xu)每年增长10到20的科技公司(si)的估值(zhi),也就是10倍PE这个(ge)区间左右——目前来看英伟达也隐隐有了相(xiang)同的趋势,动态PE能超过30倍、PETTM超过了75倍。

在这个(ge)前提下(xia),投(tou)资人很难忽略掉英伟达股(gu)价里的“泡沫(mo)”成分。除此(ci)而外,英伟达的高管(guan)和员工也都纷纷套现。

根据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所披露的相(xiang)关文件显示,黄(huang)仁勋在今年6月13日至21日、6月28日至7月2日期(qi)间连(lian)续(xu)股(gu)票套现。第一笔交易的平均股(gu)票售价为131.44美元,第二笔套现的交易价格在118.98美元至127.66美元之(zhi)间,两笔交易累计套现金额超过了2亿美元。

与此(ci)同时,文件显示英伟达的首(shou)席(xi)财务官Colette Kress、执行副总裁Deborah Shoquist也进行了股(gu)票减(jian)持,有媒体统(tong)计自5月22日英伟达公布Q1业绩以来,有超过三分之(zhi)一的公司(si)内部员工进行了套现。

你看,连(lian)英伟达自己人都开始套现,投(tou)资人考虑在当前的高点把浮盈(ying)变(bian)成货真价实的盈(ying)利,并不(bu)需要太(tai)多复杂的理由。当然了,强如马化腾也在低点减(jian)持过不(bu)少次腾讯,因此(ci)严格来讲,在一个(ge)透明的公开市场,高管(guan)减(jian)持与股(gu)价未来走向(xiang)并没有太(tai)过直接的关联。

而且,警惕英伟达股(gu)价里的泡沫(mo)、公司(si)高层套现股(gu)票、外部投(tou)资人们选择集体清仓,这显然是概念完全(quan)不(bu)同的三件事,它们背(bei)后所代表着的信号显然有着本质上的不(bu)同。所以在看到开头的那条朋友圈之(zhi)后,我试着沿着相(xiang)关的信息进行检索(suo),试图弄清明白外部投(tou)资人是否真的在集体清仓、为什么大家会选择集体出手,以及谁还在持续(xu)购买英伟达。

1.人人抛售Mag7

首(shou)先(xian)可以明确(que)的是,近期(qi)确(que)实有相(xiang)当数量的投(tou)资人卖(mai)掉了手里的英伟达股(gu)票。

根据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 (SEC)相(xiang)关规定,资产管(guan)理规模 (AUM) 至少为1亿美元的机(ji)构(gou)投(tou)资者必须在每个(ge)财报季度结束后的45天内提交13F文件,以方便投(tou)资者们随时跟进市场变(bian)化。

按照这条规则进行检索(suo),在2024财年Q1季度里至少有8家大型投(tou)资者选择了出售英伟达股(gu)票,其中不(bu)乏(fa)有头有脸的头部玩家,比(bi)如蔻图资本创始人Philippe Laffont、城堡资本的掌门(men)人Ken Griffin、千禧(xi)年基金的Israel Englander、Point72的Steven Cohen。

不(bu)过同样需要明确(que)的是,投(tou)资人们并不(bu)是在针对英伟达。包括(kuo)英伟达在内的Mag7(美股(gu)七(qi)巨头Magnificent Seven的简称(cheng))股(gu)票都出现过大手笔的抛售事件。

SEC文件显示,贝索(suo)斯就在今年多次套现股(gu)票,最近一次发生7月5到7月8日,这位大佬前后分三笔卖(mai)出了431.4109万股(gu)亚马逊股(gu)票,总计套现8.635亿美元。最大手笔则发生在今年2月,当时贝索(suo)斯在9个(ge)交易日内抛售了5000万股(gu)亚马逊股(gu)票,套现超过80亿美元。

做出相(xiang)同选择的还有扎克伯格。同样据SEC的监管(guan)文件显示,小扎从2023年11月1日起到2023年年底,几(ji)乎(hu)每天都抛售他(ta)手中的股(gu)票,整体交易规模达到了128万股(gu),换算成现金为4.28亿美元。

外部投(tou)资者方面,以高盛为代表的对冲(chong)基金们结束持续(xu)买入的策略,从2023年第四季度开始逐渐压缩Mag7在其投(tou)资组合中的比(bi)重,到2024年第一季度时仓位控制在了15%以下(xia)。相(xiang)应的,多头们将25%的仓位交给了更多面向(xiang)中小企业的罗素3000指数。

知名(ming)投(tou)行Lazard首(shou)席(xi)市场策略师Ron Temple在接受媒体采访(fang)时向(xiang)广大投(tou)资者们提出建(jian)议:“我想没有人能够(gou)聪明到,准确(que)预测(ce)Mag7的股(gu)价什么时候(hou)见(jian)顶……但我的观(guan)点是,在部分市场工具(ju)已经失灵的情况下(xia),人工智能的股(gu)价带动能力(li)已经没有太(tai)大空间了。

做出同样判断的还有Navellier & Associates的创始人Louis Navellier,他(ta)在今年二月的一份市场报告中写到:“Mag7在股(gu)市中的主导地位正在发生变(bian)化,资金正在发生相(xiang)应的流动,流向(xiang)那些销售额更好、盈(ying)利激增且蓬勃发展的中小型公司(si)。”

2. 人人唱衰Mag7?

那么为什么资本市场会进行这样的集体选择?当前股(gu)市集中度过高、资产分布状况极不(bu)健康(kang)或许是最直接的原因。

例如摩根大通的量化交易团队(dui)就在今年年初的一份美国股(gu)市策略报告中明确(que)提到:与2023年相(xiang)比(bi),美股(gu)的集中度在2024年将进一步提升,市场结构(gou)正在变(bian)得越(yue)来越(yue)不(bu)健康(kang)。

具(ju)体的数据为,在标普500中排名(ming)市值(zhi)规模前10的股(gu)票权重已经上升到33.1%,在他(ta)们身后的40只股(gu)票权重则下(xia)降到了35.8%,这一数据达到了60年代以来的最高水平,远(yuan)超千禧(xi)年的互联网泡沫(mo)时期(qi)。

除此(ci)而外,在市盈(ying)率、市值(zhi)加权指数方面,这些排名(ming)前10的股(gu)票与股(gu)市内的股(gu)票形成了非常明显的差(cha)距,这一状况在近30年的时间里也只在互联网泡沫(mo)时期(qi)出现过。

再加上从资金分布情况来看,互联网泡沫(mo)时期(qi)的股(gu)市甚(shen)至比(bi)当前的股(gu)市更加“均衡”,因此(ci)自2023年第一季度以来,即使(shi)仍然有主动投(tou)资者选择在继续(xu)加仓Mag7,但加仓的强度出现了明显放(fang)缓的趋势。

大部分的投(tou)资者已经开始将Mag7的股(gu)票分为三六九等,只有Meta和Alphabet继续(xu)被普遍看多,其他(ta)股(gu)票都被评级(ji)为低配——你看,这刚好对应上了上文两位头部分析师的市场建(jian)议。

也有声音认为,大佬们大手笔的抛售Mag7的股(gu)票,可能是想要带动股(gu)市的活跃度,从而降低IPO市场不(bu)活跃所带来的潜在影(ying)响。

一个(ge)侧面例证是,贝索(suo)斯在2022年到2023年之(zhi)间没有出售任何(he)亚马逊股(gu)票,小扎上一次减(jian)持股(gu)票也需要追溯到2021年11月之(zhi)前。摩根大通的首(shou)席(xi)执行官Jamie Dimon、阿波(bo)罗资管(guan)的联合创始人Leon Black也在同期(qi)选择了减(jian)持股(gu)票,交易规模也分别达到1.5亿美元和1.728亿美元。

此(ci)时考虑到2024年美国股(gu)市的每月IPO规模已经下(xia)降到了80亿美元左右的水平,不(bu)及2021年大放(fang)水时代的一半,不(bu)少人相(xiang)信大佬们在同一时间线上选择减(jian)持股(gu)票并不(bu)是巧合,更像是在推动“资本市场的流动性”以及“增加投(tou)资组合的多样性”。

但很多人对此(ci)观(guan)点进行了坚(jian)决驳斥,理由是有足够(gou)的数据表明,当前的股(gu)市已经很难再为普通人造富(fu)。

分析师Lyn Alden通过计算发现,20年前全(quan)美资本市场结构(gou)是,最富(fu)有的前10%持有77%的公司(si)股(gu)票与基金份额,中产阶级(ji)持有12%,剩下(xia)50%的基层持有1%——而到今天,最富(fu)有的那10%已经拿下(xia)了92.5%的市场份额。

Campden Wealth在去年年底发布的一份报告被反复提及。去年他(ta)们对全(quan)北美范围内的330家家族办公室进行了调研,发现他(ta)们流向(xiang)股(gu)票市场以及非公开资本市场的比(bi)重,分别为28.5%和29.2%——这是自他(ta)们进行调研以来,后者首(shou)次超过前者。

换句话说,相(xiang)当数量的人相(xiang)信,大佬们对Mag7股(gu)票的出售就是江湖(hu)医生做搭桥手术——没安好心——不(bu)是在精准逃顶,就在为将来的股(gu)价崩盘(pan)提前准备。

3. 人人豪赌Mag7

当然了,我也看到了相(xiang)当数量的从业者力(li)挺Mag7。例如知名(ming)投(tou)行阿默普莱斯投(tou)资策略主管(guan)Shane Oliver就认为,泡沫(mo)化归(gui)泡沫(mo)化,但与互联网泡沫(mo)时期(qi)相(xiang)比(bi)完全(quan)就是两码(ma)事,32倍PE与100倍PE有着本质上的区别。

他(ta)放(fang)出了一句狠话,“泡沫(mo),只是你用来解释自己为什么错过牛市的理由”。

所以我认为有必要通过13F文件,再了解一下(xia)谁在购入英伟达,作为最后的彩蛋:

在2024年Q2季度,加仓英伟达的机(ji)构(gou)投(tou)资者超过100家,其中最大幅度的加仓来自瑞典商业银行 (PUBL),他(ta)们将投(tou)资组合中的英伟达比(bi)重提高到了11.13%,超过了微软,稍低于博通Broadcom、应用材料AMAT、沃尔玛。

值(zhi)得注意的是,这是瑞典商业银行 (PUBL)自2023年Q4季度开始投(tou)资活动,首(shou)次购买英伟达股(gu)票,也是该季度唯一大手笔买入的国外买家。

其他(ta)在该季度首(shou)次购买英伟达股(gu)票的机(ji)构(gou)投(tou)资者基本都来自美国,例如复兴(xing)投(tou)资集团(RENAISSANCE INVESTMENT GROUP)、瑟(se)斯顿、斯普林格、米勒、赫德和蒂塔克(Thurston, Springer, Miller, Herd & Titak)、Lynx Investment Advisory等,而他(ta)们的投(tou)资组合里也同样的高频出现了微软、博通、苹果。

本文作者:蒲凡,来源:投(tou)中网,原文标题:《我的投(tou)资人朋友,都在清仓英伟达》

风险提示及免责条款

市场有风险,投(tou)资需谨慎。本文不(bu)构(gou)成个(ge)人投(tou)资建(jian)议,也未考虑到个(ge)别用户(hu)特(te)殊的投(tou)资目标、财务状况或需要。用户(hu)应考虑本文中的任何(he)意见(jian)、观(guan)点或结论是否符合其特(te)定状况。据此(ci)投(tou)资,责任自负。

发布于:上海市
版权号:18172771662813
 
    以上就是本篇文章的全部内容了,欢迎阅览 !
     资讯      企业新闻      行情      企业黄页      同类资讯      首页      网站地图      返回首页 移动站 , 查看更多   
sitemapsitemap1sitemap2sitemap3sitemap4sitemap5sitemap6sitemap7